精选2015激励人心的励志的句子大全摘抄,人生经典励志名言名句大全阅读,一句话经典语录集锦,搜罗古今中外名人励志胜博发大全 [Ctrl + D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sbf888胜博发手机版 > 作家 > 黄易 > 星际浪子 >

第六卷 第十章灭族之祸

2017-01-15 19:31 [星际浪子] / 阅读次数:

  帝后号以近乎光速的速度,投进了黑狱人在离银核引力场叁亿里处太空站的“晶矿”接收舱内。整个过程只是眨十来下眼的时间,双方都不及作出适当的反应。

  更要命的是帝后号本身便是由一团巨型晶石开出来的,虽是在素描器下显得形状怪异,能量的方式又与一般晶石体有异。可是这别开生面的银核采矿,不但只有百万分之一的成功率,且一向都怪事层出不穷,早习以为常,更兼从没想过有人可到银心去,所以直至发觉来的是变了颜色的帝后号时,引力已把她吞进舱腹去。

  方舟他们则饱受能量激骤变之苦,连爬起来都办不到更不用说操控飞船。

  帝后号飞进接收舱广阔的空间时,太空舱内的自动系统立时运作,数十道能便飞进来的晶矿凝止的光束,激射在船体上。

  “砰!”能量摩擦下,光点漫内舱,光束全被反弹回去,发射器炸成碎粉。

  帝后号没有因而减缓,直往另一边舱壁冲去。

  又再船身剧震。帝后号撞在一面布在太空舱近尾端的无形能量网处,那是拦截飞进来的晶矿最後的措施。

  “轰!”能量网整张破碎开来,光芒点填满了这庞大的空间。

  方舟叁人给抛得左翻右滚,神经麻痹。

  接着是更惊人的爆炸,被彻底改造的帝后号,竟硬生生撞破了太空站的护罩和夹壁,穿进太空,刹那间太空站在後方变成了一个小点子,没入灿烂的星光。

  当叁人勉强把眼睛睁开时,刚才那使人胆丧魂断的压力已消失无踪,船体的色光由红转黄,就像温柔的月色注进了晶石内,惟有主控晶球仍保持那种艳丽的粉红色素。

  後方先是无声无息地亮起一点亮光,接着扩成一圈大了数千倍的光芒;再散射四方。太空站竟爆成碎粉。

  爆炸产生的高热能射线赶上他们,船外尽是烈芒。帝后号剧烈抖颤着。

  舒叁智呻吟道:“这趟我们走运了,由银心带出来的能量,本可把我们硬挤得分解开来,现在却由太空基地全消受。连这麽坚固的太空站都受不住,可知那种能量是多麽可怕。”

  巴斯基喘着笑道:“他们这是采了个死神回来了。”

  方舟复元得最快,跳了起来,刚舒展筋骨,忽然脸上泛起怪异的表情。

  巴斯基试着跪了起来,由於方舟正面对着他,故能清楚看到方舟的表情,懔然道:“有甚麽不妥?”

  舒玉智仍坐在地上,亦剧震道:“我们也像飞船般被改造了。”

  巴斯基闭上眼睛,倏又猛睁开来,露出不能相信的神色。

  方舟来到舒玉智旁,跪了下去,把她拥个结实,嚷道:“天啊!这就是为何能把整个太空站都毁掉的能量,却弄不死我们的原因。现在我们同时拥有了正反空间最终极的能量,说不定能够作反空间的肉身旅行,也再不轻易有衰揭的情况出现了。”

  巴斯基发着怔道:“现在我虽然是在船舱,但思感却可自由翱翔於舱外以万里计的广阔空间,一点都不用费力,连反空间的情况亦可一风不漏地清楚知道,只是围狭窄了很多。”

  舒玉智主动地香了方舟脸蛋一,罕有地媚笑道:“多情鬼!我们可以回去了吗?”

  方舟立即颓然坐下,苦笑道:“我就算变了超人都没有用,我根本无法在这陌生的地方设立座标,若盲目进入反空间内,以帝后号现时惊人的能量,可能只须几个地球时便可飞出银河系去,那时我们将永远迷失在星河之间了。”

  舒玉智望往外面呈点密布的空间,亦是愁眉不展。

  在星空,根本无法有“认路”这回事。

  巴斯基来到两人身旁,充满希望道:“我们何不利用我们新得来的力量,搜遍这个星域,只要找到那颗中子战星,不是可藉之确立飞船的座标吗?有方舟这活着的万能飞航仪,要回到联邦只是易如反掌的一回事吧。”

  伸出巨臂,把两人都搂在怀。

  经过了这连番出生入死、险死还生後,他们变成了最亲密的战及和兄弟。

  叁人的思感联结起来,延伸开去,刹那间跨越过亿万里的距离,往四周的星体探索着。他们本身或者尚未醒觉到,但却是代表人类在宇宙内跨出了一大步,进行超越了光年的星际神游。

  以往的方舟只能侦察附近的东西,像这种对星体的“视察”,仍是破题儿第一趟。

  星系一个一个进入他们的知感之内。肉体则在抖颤着。

  帝后号仍以由银心逸出的高速直线在银球广袤无限的虚空疾飞着,使他们搜索的围不断扩大。

  忽然间,他们像发现了甚麽似的,思感往一颗巨大的红太一陽一移去。

  由那传来激烈的能量震波。

  他们心灵的眼睛虽正视着这太一陽一,却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

  在炽烈的红芒,隐约回见白热的巨川,曲折流经以千公里计的距离,再消失在这颗太一陽一的红光。

  叁颗行星,绕着伟大的太一陽一运转着,向一陽一的一面反映着动人的黄光,就像叁个人月亮,尽管在光灿的星空背景,仍可分辨她们出来。

  一缕白光忽然出现在红太一陽一的边缘处,越来越亮。

  叁人心颤神迷时,白光沿着红太一陽一的边缘处扩散,发出万道彩霞,使红太一陽一也要黯然失色。

  白光倏又敛去。白光非是消失,而是被由红太一陽一冲天而起的红焰完全遮盖了。

  上下翻腾的气体风暴般席卷了整个巨一陽一,红太一陽一蓦地亮了起来,生出以万计的光斑。

  在叁人“瞠目结舌”中,一个蓝白色的球体,升出了红太一陽一火红的地平线。

  那竟是他们曾到内一游的黑狱人中子战星。

  这战星的内部遭受了那麽狂暴的破壤後,现在又来到这活动了。

  他们的心直沉下去。那等若唯一的座标又失去了。

  就在此时,只见其中一颗行星上飞起了无数长条状的飞船,往星系的外空逸去。中子战星以惊人的高速掠过太一陽一,立时惹起太一陽一狂野的爆炸,难以计算清楚以亿计的火柱冲天而起,由红转白,变成炽热的射线,倏忽间填满了星系的内空,也赶上了那些可怜的飞船,便它们纷纷溶解下来。

  只有最大的一艘勉强逃了出去。

  这种可怕的战争场面,确是闻所未闻,见所末见。

  叁人同时骇然大惊,思感猛退回身体。

  然後知道了凶残的黑狱人刚把一个居住在银心的种族毁掉了。

  舒玉智脸上血色尽退,道:“我们去追那艘逃出来的船,黑狱人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方舟和巴斯基想起了战星内那可直通反空间的出,一齐色变。

  到现在他们仍未能摸清楚黑狱人的真正实力。

  祝丝蒂被软禁的囚室内,一边墙壁亮了起来,露出姬慧芙那张代表着人间美态极致的绝世容颜,表情严肃地道:“我们刚收到情报,娃亚娜的蜂后号飞进了乐园星系,有甚麽联想呢?”

  花容惨淡的祝丝蒂愕然道:“太空海盗?”

  姬慧芙微一点头。

  祝丝蒂沉吟半晌,叹道:“我从不知卡尔和她是有胜博发的。”

  姬慧芙淡淡道:“他们应是风马牛不相关的两个人,卡尔的未来企业还是娃亚娜抢掠的主要对象之一,比起来,娃亚娜要比卡尔狡猾厉害多了。说到底,在赚钱方面,虽没有人够他本事,但若论战略手段,他只是个新手罢了。”

  祝丝蒂娇躯一颤道:“是说卡尔在她手上吃了大亏吗?”

  姬慧芙叹道:“应该是这样了,乐园星系内全无战船军队动员的迹象,我们多次以的名义去找卡尔,都说他没空笞诂。”

  祝丝蒂发怔道:“卡尔本身也非善男信女,又有翟斯飞在他身旁,怎会这麽容易就被蜂后号控制了。”

  姬慧笑道:“问题定是出在勒汗身上,这人本是太空后盗,当年投靠巴斯基,我便觉得奇怪,经过侦察後,发觉最有势力包括勒汗在内的十叁个太空盗头领,曾秘密举行了一个会议,一致推举出蜂后娃亚娜当联盟的领袖,之後勒汗就向巴斯基投诚,可知这群太空海盗对夺取乐园星系,早有预谋,这毒蜂后的野心真不少哩!”

  祝丝蒂吁出一凉气道:“以太空盗长期锻出来的战术,配合乐园星系庞大的设施、先进的科技,再加上卡尔的班底,要征服联邦也非没有可能的事。”

  姬慧芙冷哼道:“那就要走着瞧哩!我已签发了手令,把卡尔的未来企业全盘接菅。好了!现在我要作出对联邦的讲话,也会有分收听到的,丝蒂!我对已非常仁慈的了。”

  影像消去。剩下祝丝蒂一人茫然地发着呆。

  帝后号迅速臻达光速,进入了反空间内。

  银核的力场惹起的能量风暴狂野如昔,但却影响不了已脱胎换骨的帝后号。

  那不是说帝后号可视这风暴如无物,而是帝后号已拥有足够的能力,加上方舟叁人比前灵锐百倍的思感能,故可像奇迹般驾着小舟在怒海逆浪而行,间中被冲离航道时,亦可立即纠正过来。

  那种随心所欲的感觉,令这叁位亲密的战友心中不断欢呼喝采。

  舒玉智道:“这银核的反空间力场风暴,直径达一千光年之遥,事实上正空间亦非风平浪静,处处是凶险陷阱,只不过比起反空间来,是安全多了。”

  巴斯基讶道:“我们思感能探索的围,只不过限於十多光年的距离,小姐怎能知道这风暴的尺码大小?”

  舒玉智道:“这可由风暴衰变推测出来,每远离银核一光年的距离,风暴便减弱了约千分之一,所以在银核的一光年外,风暴将减弱至零。”

  方舟赞道:乙具不愧曾为联邦研究院院长,比我们的脑筋厉害多了。”

  舒玉智笑道:“若说一精一灵诡变,谁也及不上你这来自火鸟星的怪物。”

  方舟操控着小飞船,避过了一股横亘千万里的能量流後,由反空间弹了出去。

  在银心边缘灿烂的星光中,黑狱人的飞船在左舷的百万里外,正对逃逸的败军飞船,展开追逐。

  方舟驾着飞船,“飕”的一声,转向衔着黑狱人的尾巴追去,倏忽问到了反空间内,瞬又弹出,已到了黑狱人叁艘飞船背後万许公里的近处。

  太空战正激烈地进行着。叁人一看都心中发毛。

  黑狱人是一艘元帅级飞船,辅以两艘银河级飞船,这样的实力,恐怕非是小小的帝后号可以应付。

  逃命的飞船形状奇怪,难以形容,有点像一枝长管,把两个似圆非圆,一大一小两个球体连起来,通体布满鳞甲,看不到任何门窗之类的东西,在星光下闪烁着金属幻彩般的光色,头尾达万米之长,体积与黑狱人的元帅飞船可相媲美。

  双方正追逐攻击,而那艘外族飞船,明显处在敌众我寡的下风,但却非全无顽抗之力。

  一个个大小不一、色光各异的芒团,由头尾的圆球体连珠射出,像长了眼睛般往敌船击去。黑狱人的飞船显然对这些芒团非常戚惧,不时因躲避而错失了堵截包围的机会。

  帝后号才出现,十多个团芒便照着他们弹来,把他们当作了黑狱人。

  方舟迅速把芒甩脱,朝着最接近的银河号疾冲而去。

  巴斯基能力大增,正心手狠,见到令他切齿痛恨的黑狱飞船,那还会留情,一精一神力融入了主控晶石内,运转能量,一股狂流立时由船首的发射管道强射而出。

  强光在虚空闪起,像要把太空撕裂为一条长隙缝般,重重打在银河号的舰尾“砰”的一声,银河号被击中处爆起一团广达百里的光雨,这猝不及防的飞船,立即断线风筝般翻滚开去。

  叁人齐声欢呼,想不到主控晶石变得如此厉害。

  另一艘银河号飞船掠飞过来,千多枚导弹和一道眩人眼目的集束光,朝他们狂击而来。

  在敌人强大的火力网下,根本是避无可避,犹幸帝后号胜在体积巧小,在方舟神乎其技的操控下,更是灵活多变,避过了对方最可怕的能量光束,在雨林般的导弹内左闪右躲,比拼速度似的把对方大部分来袭的导弹甩掉,但还至少给十多枚导弹追上击中。

  帝后号现在最大的弱点,就是失去了船上所有装备,没有反导弹的设施,以致躲不了就要挨揍。

  帝后号带着一蓬蓬爆起的能量光雨,左摇左摆地潜往敌舰下方。

  舱内的主控晶石亦爆起芒点,徼溅舱间。

  叁人给那强烈的能量激,震得差点晕了过去。

  不过亦看得出帝后号的强顽,换了是银河级飞船,这般给百多枚导弹结结实实地命中,恐怕早化为碎粉了。

  对方的元帅飞船,倏地出现在正前方,方舟骇然大惊,对方怎能这麽拦截得恰到好处,难道天美帝后正亲自坐镇这艘大帝号之外威力最强猛的一级黑狱飞船。

  巴斯基反应极快,立时发出另一道集束光,先发制人朝敌舰射去。

  所有这些事都在惊人的高速下进行,只是眨眼工夫,一艘银河号飞船便负伤翻腾远去,而元帅号和另一艘银河级飞船,则舍弃正追赶着的敌人,掉过头来对忖他们。那艘形状古怪的外族飞船,则乘势远去。

  眼看帝后号发出有若雷霆万钧的光束要击中敌舰时,那艘元帅号亦射出一柱强芒,准确无误地击在攻向他们的光速锋端处。

  这可说是毫无假借的正面交锋,实力比拚。

  “轰!”两束激光交击处,爆起一团眩人眼目的芒。

  方舟叁人齐声惨哼,接着地转天旋,帝后号像先前被他们暗算的银河号飞船般,抛掷开去。

  元帅号亦浑体爆起光雨,被弹离了原来的飞行方向和轨迹,往旁倾跌横飞,不能乘胜追击。

  以叁个人的力量,一艘小小的飞船,对抗着黑狱人大帝号之下最具威力的元帅级飞船,全力交锋下,有着这般战果,他们也很可以自豪了。

  帝后号的能量罩剧降一半以下,假若有读数仪,应看出减了至少一百度。

  这样的能量骤变,换了不是他们这叁个超凡的人,定要神经因受不住压力以致碎裂分解。

  方舟等软瘫椅内的箍框,一时间失去了任何反攻或活动的能力。

  另一艘银河飞船如影附形直追过来,导弹雨点般过来。

  帝后号玩具般在光雨爆闪中抛着,护罩能量继续骤降。

  若非主控晶石能直接由反空间提取压缩能量,即使以晶石造成的船体,亦受不了那种狂暴的攻势,但若这般发展下去,主控晶石因抵受不住而爆炸碎粉时,就是他们束手就擒的时刻了。

  晶石内正反空间的能量虽不断衰减,但仍不断循环兴替,而每一个循环,都汲取了新的能量,虽是追不上损耗的速度,但已大幅地延长了本身的寿命。

  叁人只能苦撑那种撕心裂肺的震击,再没有丝毫还手的力量。

[ 返回书目 ]

提示:左右键可以快速翻页哦~


上一篇:第六卷 第九章银心采矿

下一篇:第六卷 第十一章违难紧迫


    章节标题:第六卷 第十章灭族之祸

    章节sbf888胜博发手机版:/huangyi/xingjilangzi/xs309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