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言 | 美文 | 胜博发 | 日记 | 胜博发国际娱乐 | 句子 | 胜博发_胜博发国际手机_胜博发国际娱乐_sbf888胜博发手机版 | 电脑 | 起名 | 解梦 | 范文 | 知识 | QQ个性 | 作家 | 歌词 | 歇后语 | 励志的句子 [Ctrl + D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 sbf888胜博发手机版 > 作家 > 温瑞安 > 温柔一刀 >

第二篇 兄弟 第二十一章 我愿意

2017-03-04 22:40 [温柔一刀] / 阅读次数:

  白愁飞刚在思索着这个问题的时候,忽然发觉王小石从后面偷偷地扯了扯他的衣袖。

  他只好走慢了一些。

  王小石低声道:“你刚才把我听来的传说作了一点补充,我要报答你。”

  白愁飞笑道:“我平生最喜欢人报答。我是个标准的施恩望报者。”

  王小石道:“我是认真的。你有没有听说过,自古以来很多敢廷前面谏的忠臣,往往没有什么好下场!”

  白愁飞略一沉吟,即负手笑道:“那是因为忠臣太直。谁也不爱听人教训,有时当然难免想把喜欢教训人者的嘴巴封了。但我像是个直心肠的人吗?”

  “你不像。”王小石叹道,“可是忠臣除了太气直之外,可能也太自恃,以为理直就是一切,可是这世界上没有一个做错事的人会希望你当众指出他的错误,自以为是的人也应将心比心,己所不欲,何施与人?没有考虑到这一点的人,自然难免要承担这个可能导致的后果。”

  白愁飞沉默。

  王小石道:“还有一个胜博发,曹操出兵攻打一地,屡攻不下,后方又告失利,有意退兵,在来回踱步苦思之际,脱口说出,‘鸡肋、鸡肋’一句,部下都百思不得其解,有个聪明人听了,便说:‘我们快收拾行装吧,丞相要退兵了。’同僚忙问他何以作出这个判断?聪明人说:‘鸡肋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之意,此即退志已萌,但仍举棋未定之际。’人人听了,觉得有理,准备撤走。曹操发现这种情形,一问之下,大吃一惊,心道那聪明人怎么能知他心中所思。”

  说到这里,王小石道:“你猜曹操把那聪明人怎样处置?”

  白愁飞眼也不眨地道:“杀了。”

  王小石道:“你觉得曹操这样做法好不好?对不对?”

  白愁飞道:“不好,但做得对。两军交战之际,主帅尚未发令,聪明人自作聪明,影响军心,沮散斗志,作为主将的,当然要杀之以示众。”

  王小石轻轻一叹道:“可是,如果一个人太聪明了,禁不住要表露他的聪明,这样招来了杀身之祸,未免太不值得了。”

  白愁飞微侧着脸,白眼稍盯住王小石,道:“你说的不是胜博发,而是历史。”

  王小石道:“其实也不止是历史,而是寓言。”他也望定白愁飞道:“历史的特色是过不久就会重演一次,寓言的妙处就是讽刺人的行为往往超越不了他们的模式。”

  “你不是在说历史,而是在说我。”白愁飞负手望天,长吸一口气,道,“我明白你的用心。”然后他再慎重地补充了一句,“但我还是做我自己。”

  这时,一个人正自红楼里行出来。

  这个人年轻英朗,额上有一颗黑痣,举止斯文儒雅,得体有礼,身形瘦长,比常人都高出老大一截。

  他含笑点头,与白愁飞与王小石招呼。

  王小石和白愁飞却不认得这个人。

  这个人已把两本厚厚的书册,双手呈递向苏梦枕。

  苏梦枕接过来,皱着眉,各翻了几页。

  谁也不知道他在看什么。

  除了苏梦枕和那个人,谁都不知道苏梦枕为何在进入红楼的大堂前,就站在石阶上先行翻阅这两册本子。

  ──难道接下去的行动,苏梦枕要参考手上的本子办事?

  在一旁的莫北神忽道:“两位,这是杨总管杨无邪。”

  那年轻人拱手道:“白大侠,王少侠。”

  王小石道:“你怎么知道我姓白?”

  白愁飞道:“你怎么知道我姓王?”

  “两位怎么开起我的玩笑来了?”杨无邪向王小石道,“你是王少侠,”然后又转向白愁飞,“他才是白大侠。”

  白愁飞道:“我可没见过你。”

  苏梦枕忽道:“但我们却有你们二人一切重要的资料和档案。”

  他把其中的一本卷册翻至某页交给杨无邪,杨无邪即朗声读道:“白愁飞。二十八岁,个性潇洒傲慢,常负手看天,行迹无定,出手向不留活口,左乳下有一块肉瘤,约小指指甲大小……”

  白愁飞冷笑道:“真有人偷看过我洗澡不成!”

  苏梦枕没有理会他,杨无邪依旧念下去:“……曾化名为白幽梦,在洛一陽一沁春园唱曲子;化名白鹰扬,在金花镖局里当镖师;化名白游今,在市肆沽画代书;化名白金龙,其时正受赫连将军府重用;亦化名白高唐,在三江三湘群雄大比武中夺得魁首……”

  王小石听着听着,脸上越发有了尊敬之色:白愁飞所用名号之多,充分反映了他过去岁月的颠沛流离、怀才不遇。

  白愁飞的脸色渐渐变了。

  他深深呼吸,双手放在背后,才一会儿,又放到腿侧,然后又拢入袖子里。

  因为,那些事,本来只有他自己知道。

  天下间除了他自己,便不可能有人知道。

  可是,对方不但知道,而且彷佛比他记得更清楚,并记入了档案之中。

  杨无邪继续念道:“……此人在廿三、廿六岁时两度得志。廿三岁时曾以白明之名,在翻龙坡之役,连杀十六名金将,军中称之为‘天外神龙’,统率三万兵马,威风一时,但旋在不久之后,成为兵部追缉的要犯。另外在廿六岁时……”

  白愁飞轻轻咳嗽,脸上的神色开始尴尬起来。

  “后来又为‘六分半堂’外分堂所极力拉拢的对象,几乎成为第十三分堂堂主。还有……”

  苏梦枕忽道:“不如读一读他的武功特色和来历。”

  杨无邪道:“是。白愁飞的师承:不明。门派:无记录。父母:不详。妻室:无。兵器:无定。”

  白愁飞脸上又有了笑容。

  杨无邪紧接着念道:“他的绝技近似于当年‘江南霹雳堂’中一派分支:‘雷门五虎将’中雷卷的‘失神指’,只不过雷卷用的是拇指,白愁飞却善用中指,他的指法也有不同,有人说他把当年‘七大名剑’的剑法全融汇指法中──”

  白愁飞忽然叫道:“好了。”

  苏梦枕冷冷点了点头。

  杨无邪立时不念下去。

  白愁飞用唾液稍为滋润了一下干唇,才道:“这份资料在‘金风细雨楼’有几人能看得到?”

  苏梦枕冷冽的眼色彷佛能数清他额上有几滴汗,“连我在内,三个。”

  白愁飞长吸一口气,道:“好,我希望不会有第四人听到。”

  苏梦枕道:“好。”

  白愁飞彷佛这才放了心,舒了口气。

  王小石咋舌道:“好快,我们才在路上结识,这儿已翻出他的资料。”

  莫北神笑道:“所以三合楼之役,赶赴破板门的是我,而不是这位杨总管。”

  苏梦枕向王小石笑道:“你说错了。”

  王小石奇道:“说错了?

  苏梦枕道:“不只是‘他’,而是‘你们’。档案里也有你那份。”

  他一示意,杨无邪就念道:“王小石。天衣居士衣钵传人。据查悉,天衣居士此人很可能就是……”

  苏梦枕和王小石一齐叫道:“这段不要读!”

  杨无邪陡然止声。

  苏梦枕和王小石都似松了一口气。

  苏梦枕这才道:“读下去。”

  杨无邪目光跳越了几行文字,才朗读道:“王小石的兵器是剑。剑柄却弯如半月。怀疑是跟苏公子的宝刀‘红袖’、雷损的魔刀‘不应’、方应看的神剑‘血河’齐名的奇剑‘挽留’。”

  白愁飞忍不住“啊”了一声道:“原来是挽留奇剑。好个‘血河红袖,不应挽留’!”

  王小石耸了耸肩道:“挽留天涯挽留人,挽留岁月挽留你。它就是‘挽留’,我就是使‘挽留’的人,只看谁是要被挽留。”

  杨无邪等了一会,才继续道:“王小石感情丰富,七岁开始恋爱,到廿三岁已失恋十五次,每次都自作多情,空自伤情。”

  王小石叫道:“哎哟。”

  白愁飞眉开眼笑地道:“怎么了?”

  王小石急得搔首抓腮,“怎么连这种事情都记录在案,真是……”

  白愁飞笑嘻嘻道:“那有什么关系!你七岁开始动情,到二十三岁不过失恋十五次,平均一年还不到一次,绝不算多。”

  王小石顿足道:“你——这——”

  杨无邪又继续念下去:“王小石喜好结交朋友,不分贵贱,且好管闲事,但与不谙武功者交手,决不施展武艺欺人,故有被七名地痞流氓打得一身痛伤、落荒而逃的记录,是发生在──”

  王小石忽然向苏梦枕道:“求求你好不好?”

  苏梦枕斜瞄了他一眼,好整以暇地道:“求我什么?”

  王小石愁眉苦脸地道:“这些都是我的私事,你可不可以行行好,叫他不必读出来?”

  苏梦枕淡淡地道:“可以。”

  杨无邪立时停了下来,手一挥,立时有四个人出来,两人各捧厚帙,两人守护,走向白楼。

  ──难道白楼是收藏资料的重地,就似少林寺的藏经楼一样?

  苏梦枕微微笑道:“我们的资料组,是杨无邪一手建立的,对你们的资料,收集得还不算多。”他似乎对自己的“手下”十分自豪。

  王小石喃喃地道:“我明白。对我们这两个藉藉无名的人,已记载如此周详,对大敌如雷损,资料更不可胜数、更详尽入微,可想而知。”

  苏梦枕道:“错了。”

  王小石迷糊了一下:“又错了?”他苦笑道:“我今天跟错神有缘不成?”

  苏梦枕道:“我们有雷损的卷宗七十三帙,但经杨无邪的查证,其中可靠的最多不超过四帙,这四帙卷宗里,其中有很多资料还颇为可疑,可能是雷损故意布下的错误线索。”苏梦枕眼光已有了嘉许之色,“杨无邪外号‘童叟无欺’,他的眼光和判断力未必能胜狄飞惊,但收集资料的耐性和安排布置的细心,又非狄飞惊能及。”

  杨无邪一点也没有骄傲。

  也没有谦逊。

  他只是低声地道:“公子,树大夫到了,你腿上的伤……”

  苏梦枕道:“叫他先等一等。”看来“金风细雨楼”楼主的权威,不但可以请得动御医亲至诊疗,还可以要御医苦候他这个病人。苏梦枕眉头深锁,叹道:“刚才在三合楼,狄飞惊借他垂首的时候不住观察我腿上的伤势,如果他认为有机可趁,雷损立即就会从屋顶上下来跟我动手,可惜,他们察觉我腿上的伤,不如他们期望中的严重,唉,沃夫子和茶花舍身相救,但他们……”

  说到这里,语音哽咽,一时说不下去。

  王小石忽道:“大哥腿上的伤,也流了不少的血,应该休歇一下。”

  苏梦枕道:“有一件事,刚才没这一声‘大哥’还不能告诉你们,现在你们既已唤了这一句,我倒不能不告诉你们。”

  王小石和白愁飞都专神凝听。

  苏梦枕道:“刚才我说的方小侯爷,他是支持我们‘金风细雨楼’的人。”他顿了顿,又道,“不过,这个人绝对不可忽视,也不能忽视。他在朝廷里说话极有分量,在武林中地位也举足轻重。”

  王小石忍不住问了一句:“为什么?”因为小侯爷比他还要年轻,年轻人总是对比自己更有成就的年轻人感到不服气,就算是再有气度的人,起码也会有些酸溜溜。

  苏梦枕道:“原因太多了,其中之一,就是他有个好父亲。”

  白愁飞失声道:“难道是……”

  苏梦枕点头。

  王小石依然不解:“是谁?”

  白愁飞道:“你没听到刚才杨兄说过:‘血河神剑’就在方应看手里吗?”

  王小石一震,道:“他父亲是……”

  苏梦枕道:“便是三十年前武林公认的名侠方巨侠。”

  白愁飞冷笑道:“有这样的父亲,儿子何愁无成!”

  苏梦枕道:“不过,方小侯爷也的确是个杰出的人才。方巨侠无心仕途,朝廷为笼络他,封他为王爷,但他视如粪土,他仍仗剑天下、云游四海,但方应看却懂得要成大事,必须借助官方势力,所以他这个小侯爷,也是皇上跟前的红人。这点手段,方巨侠反而无法做到,这是方应看的高明处。”

  白愁飞想了想,才道:“你说得对。这种人,年纪轻轻的看透这一点,委实不可轻视。”

  王小石忽道:“有一件事,你还未曾交代。”

  这次倒是苏梦枕为之一愣,道:“哦?”

  王小石道:“你刚才不是说,要交给我们一项任务吗?”

  苏梦枕笑了,“好记性。不是一项,而是两项,一人一项。”

  王小石道:“不知是什么任务?”

  苏梦枕道:“你急着要知道?”

  王小石道:“既已和大哥结义,便不想吃闲饭。”

  苏梦枕道:“很好。你看三日后之约,雷损会不会践约?”

  王小石道:“只要有利,雷损便会去。”

  苏梦枕道:“这约定是我方先提出来的。”

  王小石点头道:“如果局势对‘金风细雨楼’不利,你绝不会主动提起。”

  苏梦枕道:“既然对‘六分半堂’不利,你看雷损如何应付?”

  王小石道:“他不会去。”

  苏梦枕道:“他是一方霸主,又是成名人物,怎能说不去就不去?”

  王小石道:“他一定有办法找到借口,而且,也会加紧防范。”

  “这次说对了。”苏梦枕道,“其中一个借口,便是他的女儿。”

  王小石奇道:“他的女儿?”

  苏梦枕道:“还有一个月,他的女儿便是我的夫人。”他淡淡地道:“相信你听过‘和婚’这两个字。”

  “和婚”原是汉朝与异邦订盟一种常见的手段,没想到“六分半堂”的总堂主雷损对“金风细雨楼”的苏梦枕也用上了这种伎俩。

  白愁飞忽插口道:“这种婚事你也同意?”

  苏梦枕道:“我同意。”

  王小石也说道:“你愿意?”

  ──这当然有点不可思议。

  苏梦枕道:“我愿意。”

  他淡淡地道:“这桩婚事,原本就是家父在十八年前就订下来的。”

  “十八年前,‘六分半堂’已是京城里举足轻重、日渐强大的帮会。家父苏遮幕才刚刚建立‘金风细雨楼’,连总坛都尚未建立,只可以算是‘六分半堂’一陰一影与庇护下的一个组织,雷损那时候才见过我一次,就订下了这门亲事。”苏梦枕道,“二十九天后,就是婚期。”

  白愁飞冷笑道:“你大可反悔。”

  苏梦枕道:“我不想反悔。”

  白愁飞道:“你要是怕人诟病,也可以找借口退婚。”

  苏梦枕道:“我不想退婚。”

  白愁飞问:“为什么?”

  苏梦枕道:“因为我爱她。”

[ 返回书目 ]

提示:左右键可以快速翻页哦~


上一篇:第二篇 兄弟 第二十章 岂止于天下第一

下一篇:第二篇 兄弟 第二十二章 名目


    章节标题:第二篇 兄弟 第二十一章 我愿意

    章节sbf888胜博发手机版:/sanwen/mingjiasanwen/wenruian/wenrouyidao/xs356560.html